• 字型大小: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天主教學校教育的宗教幅度 / Religious Dimension of Education in a Catholic School


天主教教育部原文連結:

Original texts on the Official Site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Catholic Education: 

English / Italiano / Português / Español


下載繁體中文版全文




緒言

有關反省與更新的綱領

一九六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公佈「天主教教育宣言」。文件列明天主教學校的特色如下:「天主教學校之追求文化目標及青年的人文教育,並不減於其他學校。但天主教學校的特有任務,乃在學校團體中造成富有福音精神的自由與仁愛氣氛,協助青年,使他們在發展個人人格時,經由洗禮而成的新人,也同時一起成長,並使整個人類的文化,終於與救恩喜訊相配合,使學生對於宇宙、生命、人類所逐步獲得的知識,蒙受信仰的光照。」(一)

因此,大公會議申明宗教幅度就是天主教學校獨特之處;而且在下列情況中得以顯示出來:

  1. 教學氣氛;

  2. 學生的人格發展;

  3. 文化與福音的關係;

  4. 在信仰光照下所啟發的知識。


「天主教教育宣言」公佈已有二十多年。教廷公教教育部收到來自各地的建議後,誠意邀請地方主教以及從事教育事業的修會會長,檢討上述宣言有否實踐。一九八五年第二屆全球主教特別會議亦聲明這項檢討不容忽視!各有關團體在反省後,應決議各項可行和該行的工作,好使天主教學校能更有效地配合教會、家庭與學生的期望。


為協助闡釋梵二的宣言,公教教育部曾發表數分有關文件。「天主教學校」(二)文件指出天主教學校在今日世界中的特殊角色和使命。「學校中的教友:為信德作証」(三)則強調教友的貢獻;他們補足眾多男女修會從過去直至現在所提供的寶貴服務。當前的文件與以上兩分文件有緊密的連繫;都是基於同一來源,適合現今世界的情況 (四)。


當前的文件只集中講論天主教學校:即任何類型的教育機構,致力於培育所有大學前程度的青年、附屬教會當局並受教會法庭的權力限制。這文件顯然未能觸及其他問題,但集中某一範圍上總比同時分別處理幾個問題為佳。我們確信在適當的時候,定會關注其他問題 (五)。


以下內文所提供的綱領比較概括。不同地區、不同學校甚至不同班別都有本身獨特的歷史、氣氛以及特性。教育部邀請主教、修會會長和學校負責人詳讀這些綱領,並視乎各地的情形,採用適當變通的手法。


天主教學校的學生不一定全是天主教徒;也不一定是基督徒。實際上,在很多國家裏,絕大部分學生都不是公教徒 ─ 一個大公會議所關注的事實(六)。個別學生及其家庭的宗教自由與良心必須獲得尊重;而教會亦明確承認這份自由 (七)。另一方面來說,天主教學校不能放棄本身宣講福音的自由,且要提供一套符合基督徒價值觀的培育方法;這就是天主教學校的權利與義務。然而,只可宣講或提供,絕不能強加學生身上;因為強迫只是一種精神上的暴力,是福音和教會法律所嚴禁的 (八)。


1. 今日青年生活的宗教幅度

(一) 轉變中世界的青年

大公會議對現今世界的宗教情況作了實際的分析(九),並熱切關注年青人的特殊狀況(十);教育工作者也必須照樣作。他們無論採用任何方法,都應留意本地的研究結果,而且該緊記以下的事實:在某方面來說,今日的青年人有別於大公會議時代的青年。


很多天主教學校設於一些無論在前景或生活方式上,正面臨急刻轉變的國家中;這些國家逐漸都市化和工業化,且邁向所謂「第三」經濟。「三級」經濟的特點就是生活水準高、享有廣泛而多元的教育機會以及複雜的資訊系統。這些國家的年青人自幼就熟悉傳媒;他們面前正擺放著對各論題的種種意見。即使他們年紀尚輕,竟已知識廣博。


這些青年從各方面 (包括學校) 吸收廣泛而多元的知識。然而,他們未能適當地處理和選擇所學得的知識。他們常常沒有足夠的判斷能力去分辨是非;就是得不到必需的宗教和道德準則。宗教與道德準則幫助他們在面對社會風氣習慣時,也能保持客觀和獨立。在今日的社會裏、真、善、美的觀念已變得如此含糊,以致年青人也求助無門。即使他們可以抱持某些價值觀,亦未足以在生活中實踐;甚至大多時傾向獨斷獨行,接受現時流行的一切。轉變往往以不同方式、不同速度出現。每間學校須「設身處地」觀察年青人的宗教行為,好能發現他們的心路歷程、生活方式以及面對轉變的反應。轉變也視情況而論,可能是深入的,或只是開始;本地文化或會抗拒轉變,卻不能避免受到極具說服力的傳媒所影響!


(二) 年青人某些共同特性

雖然地方情況各有不同,今日的青年仍分享一些共同的特性,這是教育工作者所應覺察的。很多青年發現自己處身非常不安的境況中:一方面,他們生活在單一層次的 宇宙裏;其唯一準繩是實際用途,而唯一的價值也就是經濟與科技。另一方面,這些青年似乎正邁向一個超越這狹窄宇宙的階段;幾乎在每處地方,事實証明他們極渴望擺脫世界的限制。


別的青年人則生活在一個沒有真正人際關係的環境中;導致他們要忍受孤寂,並且缺乏愛。以上的現象很是普遍,與生活模式無關:無論在高壓政權下、或在無家可歸的人當中、或在富裕但冷漠的居所裏,都可發現這景象。今日的青年顯著地比過往的青年更為沮喪;明確標誌著現代社會及家庭中人際關係的貧乏。


今日大多數青年對未知的將來感到非常憂慮。人類的價值觀再不植根天主,從而變得一片混亂;年青人正受著如此的世界所影響。其結果就是:他們想到世上種種駭人的問題時,都感到非常害怕。這些問題包括:核子滅地球的威脅、廣大的失業問題、高度的婚姻失敗率、貧窮的蔓延等。內心的憂慮與不安逐漸形成一種幾乎無法抗拒的慾望;只集中自我。當年青人聚集在一起,這慾望能引致暴力 ─ 不止於言語的暴力。


相當多的年青人未能在生命中找尋到任何意義,或是要逃避孤寂感。從而沉迷酒精、毒品、性愛、標奇立異等。基督徒教育面臨的重大挑戰,就是如何幫助這些青年發現自己生命的價值。


年青人所處的時代正強調他們一般的三心兩意。他們的決定缺乏實質的基礎:今天很輕易地說:「是」,但明天又會說「不」。最後,眾多年青人共同的特點就是模糊不清的慷慨行為。他們滿腔熱誠,切望參與一些流行的運動。然而,這類行為往往缺少了明確的方向以及內在的整合。我們須把他們的潛能導向美好的途徑上,而且在可能情況下,給予他們信仰光照的方向。


在某些地區,教育工作者值得特別注意年青人擯棄信仰的原因。上述情況通常由放棄遵守教規開始。隨著時間的增長,更可能發展對教會組織的敵意以及良心上的危機;良心正關乎信仰的真理及其緊隨的道德價值。尤其在那些教育一般是世俗化甚至充滿無神論的國家,以上的現象更為明確。在一些經濟發展蓬勃、社會和文化轉變迅速的地方,這危機更顯而易見。擯棄信仰的現象不一定是最近才存在的;其實父母也經歷過,而他們現正將自己的態度傳給下一代。若是這樣的話,捨掉信仰再也不只是個人危機,更是宗教與社會危機。這就是所謂「福音與文化的分裂」(十一)。


一旦放棄信仰,便會形成對宗教的冷漠。專家認為,年青人某些行為模式,其實是企圖以一些代替物來填補宗教的空虛感:追求肉體上的快樂、吸毒、甚至某些龐大的「青年事件」,也會演變成一種狂熱並完全與現實脫節。


教育工作者不能只滿足於觀察以上的行為模式;他們亦該探求箇中原因。這可能是由於某些家庭背景問題,或是堂區和教會機構有所欠缺。童年與少年階段的基督徒培育很受環境影響的。也許在一些情形下,天主教學校本身亦犯上錯誤。


事實上,還有部份令人鼓舞的積極標記。在天主教學校裏 (一如其他學校),我們可以發現一些在各方面都很傑出的年青人 ─ 包括宗教態度、道德行為、學業成績等。當我們研究其原因,會發現他們擁有良好的家庭背景,加上教會與學校的幫助。往往在各方面因素的配合之下,人才能開放給恩寵的內在工作。

有些年青人正設法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宗教;當他們反省到生命的真正意義時,便開始從福音找尋答案。有些則已跨越冷漠和疑惑的危機,現在準備投身 ─ 或再投身 ─ 基督徒生活。以上種種跡象都支持我們,相信宗教意識能在今日更多年青人身上得以植根和發展。


對今日部份年青人來說,幾年的天主教學校生活並沒有甚麼影響。他們似乎採取消極態度,來面對各種表達基督徒生活的方式 ─ 祈禱、參與彌撒和領受聖事。某些青年甚至猝然地拒絕接受這些表達形式,尤其與教會機構有連繫的活動。
如果一所學校只在學術上有優異的表現,但未能見證真實的價值觀,那麼從完善的教育法和牧民方法而論,這學校明顯地需要更新 ─ 不單指教授宗教科的內容和方法,也包括學校的整體計劃,因為這操縱整個學生培育的過程。


我們需要更加了解今日青年對宗教的疑問。不少年青人質問,如果一場核子浩劫便能滅一切,那麼科技的價值何在?他們目睹現代文明把無數美麗而實用的物質貨品充斥整個世界時,便懷疑生命的目標是否要擁有很多「物質」,抑是根本沒有更具價值的東西。他們也深受不公義的現象 ─ 貧富懸殊,受壓迫者不能得到自由 ─ 所困擾。


很多年青人對世界所懷的批判眼光,能引起他們對宗教也提出尖銳的問題。他們詢問宗教能否解答種種導致人類痛苦的問題。他們中大多數是很有誠意的,希望懂得如何加深信仰並度一個充滿意義的生活。隨之而出現的實際問題,就是如何把宗教承諾轉化為有效的行動。未來的歷史學家將要檢討「青年小組」現象,而「青年小組」是跟各種有關靈修培育、使徒工作和其他服務的運動緊密相連的。然而,為今日的青年,這一切正表示出光是說話是不足夠的。他們要求行動 ─ 為自己和別人做些有意義的事。


天主教學校遍佈全球,收納數以千萬計的學生 (十二)。這些學生都是不同種族、國家、傳統、家庭中的子女,亦是我們時代的子女,各學生都有與眾不同的出身,而且本身是獨一無二的。天主教學校不是純粹授課的地方;也應是擁有一套實踐教育哲學、關注今日青年的需要以及受福音光照的中心。對於現況有徹底而深入的認識,會幫助教育工作者提供最佳的教育方法。


我們凡遇到需要時,就必須不斷重複教育工作的基本要素。我們要整合所學得的東西,並回應年青人的問題;這些問題通常來自他們不安而批判的思想。我們需突破冷漠的圍牆,同時協助那些努力尋求「更高超的道路」的年青人,為他們提供包含著基督徒智慧的知識 (十三)。因此,藉著深入認識每個學生的獨特狀況,我們能釐訂和指導那些特殊方法和步驟,以實現學校教育哲學 (十四)。


2. 學校風氣的宗教幅度

(一) 甚麼是基督徒校風?

在教育圈子裏,一向都非常強調校風:學校各部門工作的互相調協,以產生有利於培育過程的條件。透過一人主動和互相影響的活動,教育通常在某些特殊的時間和空間的情況下進行。隨之而來就是一連串學習計劃;這些計劃都經過合理的編排並廣泛受到接納。因此,以下的要素就是決定能否發展能顧及整體及各層面的校風:個人、空間、時間、關係、教導、學習以及其他活動。


一個學生踏足天主教學校的第一刻,應感到自己已正進入一個新的環境 – 一個受到信仰光照,並保持獨特風格的環境。大公會議扼要說明這環境就是瀰漫著福音精神;充滿愛與自由(十五)。在天主教學校裏,每人都應覺察耶穌 ─「師傅」─ 的臨在。耶穌一直偕同我們經歷人生的旅程;祂是真正的「老師」,也是完美的人子,所有人性價值在祂內才得以圓滿。耶穌所啟示給人類的理想必須轉化為事實。基督徒思想和生活方式應彰明福音精神,且瀰漫整個教育風氣。在學校裏放置十字架,能提醒所有人 ─ 包括教師與學生 ─ 耶穌親切和動人的臨在。祂是我們的「師傅」,在十字架上給予最完整、最崇高的教導。


無論為個別教師,或教師團體,他們的主要責任就是製造這獨特的基督徒校風。校風的宗教幅度是透過慶祝基督徒價值得以表達的;而這慶祝則出現於聖言與聖事、個人行為、友善而和諧的人際關係以及樂於助人的精神。藉著這些每日的見証,學生將欣賞學校環境的合一性。如上述情況未能實現,那麼,學校就難於公教化了!


(二)天主教學校的具體環境

不少學生由幼年以至青年階段都就讀天主教學校,甚至經常是同一所學校。他們很自然地認為學校就是自己家庭的延續。因此,「學校家庭」應具一些令人愉快的事物,好能製造愉悅而快樂的家庭氣氛。如果家庭久缺和諧氣氛,那麼,學校便可加以補償。


要製造愉快的環境,首先要有充足的物質設施:包括足夠的空間用以設立課室、運動及康樂場地、職員室、會議室、小組工作室等。學校的設備當然視乎地方而定;我們也須坦白承認某些校舍的設施是不合適和令人不悅的。然而,如果校風是充滿人性和靈性的話,那麼即使環境比較遜色,學生仍能有「在家」的感覺。


天主教學校應是簡樸與神貧的榜樣,但這並不跟擁有適當的教育材料互相矛盾。由於科技發展迅速。今日的學校須裝置一些複雜和昂貴的器材。這並非奢侈,而是學校在履行它教育的目的所必需的。所以天主教學校有權接受別人的幫助,購買先進的教學用具(十六)。個人與公共團體均有義務提供援助。學生應對自己的「學校家庭」培養一分責任感;他們該愛護校舍並盡量保持清潔整齊。正當生態意識愈來愈重要時,關注環境亦可作為培育這種意識的工作其中的一部分。意識瑪利亞的臨在有助於將學校演變為「家庭」。瑪利亞 ─ 教會的慈母與導師 ─ 陪伴她的聖子在智慧和恩寵上成長;她起初已偕同教會履行救贖人類的使命。


一所位於聖堂附近的學校能更有效地達致教育目標。聖堂不應被視為與學校亳無關係的地方,卻是一處熟悉而親切的地方,讓青年信徒能發現主的臨在:「看,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」(十七)。禮儀方面的安排也應特別的留意,好能把學校團體和地方教會聚集一起。


(三) 學校的教會與教育風氣

天主教教育宣言 (十八)指出一項重要的進步;對天主教學校有以下的建議:將學校由一個機構變成為一個團體。這團體幅度的觀念,也許是大公會議重新意識教會本質的結果之一。大公會議文獻所述的團體幅度,是要神學概念多於社會學範疇。教會憲章第二章引用以上觀念;形容教會就是天主子民。教會在反省上主所賦予的使命時,逐漸發展本身的牧民工具,使能更有效宣講福音以促進整體人類陶成。天主教學校就是其中的一種牧民工具;其特殊牧民服務在於促成信仰與文化的關係:忠於福音的訓導,同時尊重人類知識的自主及其適合方法。


每個直接參與學校事務的人都是學校團體的一分子:教師、主任、行政人員及輔助職員。由於家長在教育子女方面,自然扮演不可替代的角色,他們也就是學校團體的中央人物。團體亦包括學生,因為他們應在本身的教育上成為主動的 (十九)。


自大公會議以後,天主教學校已具有清晰的身分;它不但是教會臨在社會的一種方式,而且也是教會真正而適合的工具。天主教學校是一處傳揚福音、實踐使徒工作、推行牧民的地方 ─ 不是透過輔助、類似和課外的活動,而是藉著自己的本質:教育人走向基督化的工作。當今教宗明確指出:「天主教學校不是主教牧民使命的邊緣或次要的要素。其功用不限於成為一種工具。與國立學校教育競爭。」(二十)


天主教學校在教會使命中找到存在的價值;這是基於一種能把信仰、文化和生命達致共融的教育哲學上。地方教會透過天主教學校傳揚福音、教育青年,並努力為其成員培養健康與道德的生活方式。教宗指出,「天主教學校的重要性愈來愈顯明,尤其有助於發展天主子民的使命,加強教會與人類團體的對話,維護良心自由等?」。據教宗所說,天主教學校首要的任務就是達到以下的雙重目標:「引導男女邁向人類和基督徒的完美,同時幫助他們的信仰更趨成熟。為信仰基督的人,上述的目標只是一個事實的兩面而已。」(二十一)


大多數天主教學校由修會團體開辦;這些會士藉著表達自己修道團體的價值,充實了學校的教育氣氛。他們不顧個人利益,奉獻自己,服務學生,皆因堅信所服務的對象就是上主本身(二十二)。透過團體生活的祈禱、工作和友愛,他們展露了教會的生命。各修會從原有的神恩中所獲得豐富的教育傳統,都引進學校裏;其成員則貢獻自己的專業技能 ─ 這是蒙召為教育工作者所必需的。他們完全奉獻給天主,其中的力量和溫良慈善,光照了所擔負的工作;學生亦漸漸懂得欣賞這見証生活的價值。這些教育工作者看來在靈性上充滿恆久的青春朝氣,因而獲得學生的愛戴。即使學生在離開學校後,對教師的感情仍持久不變。


對這些奉獻一生、滿全教育神恩的男女,教會不斷給予鼓勵 (二十三)。教會力勸那些從事教育的修道人士,即使處身痛苦和迫害中,也不要放棄這工作。其實,教會希望更多人能得蒙如此特別的聖召。會士和修女,當她們受到疑慮與不安的困擾和面臨重重困難時,便該記起自己的修會的本質,就是一種犧牲 (二十四)- 在「獻身生活的中心,即愛的完美中」(二十五)所奉獻的犧牲。因為他們是為了年青人 – 教會的希望 ─ 的利益而作出奉獻,所以功勞更大。


除了司鐸、修士和修女外,公教教師亦為天主教學校貢獻自己的技能與信仰見証。理想地說,教友見証是教友聖召的具體模範;大部分學生也有教友的聖召。教育部發表過一份有關公教教師的特別文件(二十六),提醒教友在教育界中所肩負的使徒責任,並呼顅他們在教會的合一裏,分享共同的傳教使命。每個人從天主那裏得來的召叫不同,以致職業與生活方式有別;然而,教會所有積極的成員,都在同一使命內通力合作。


因此,教會願意讓教友管理那些現存的學校,也鼓勵他們辦學校。然而,教會當局仍保留絕對的權力,認可一所學校為天主教學校與否(二十七)。教友在開辦學校時,該特別留意依照福音精神,創造一股瀰漫著自由與愛的團體氣氛,也應在自己的生活中實踐。


教育團體的成員愈能真誠合作,其工作成果便愈加顯著。無論教師、學生抑是家庭,都應同心同德,在自由與愛的福音精神中,按照各人的本份,合力達致學校的教育目標。因此,在學校有關人員之間,必須建立多個溝通途徑,例如定期性的聚會和坦誠地討論問題等。

誤解和各種緊張關係往往加重學校生活的日常問題。一顆要合力達致共同教育目標的決心,能幫助克服以上的困難,並調和不同見解。當大家願意互相合作,就可實踐有關達到教育目標的種種決策。此外,在保持尊重學校當局的情況下,能對學校進行鄭重的檢討 – 讓所有熱切為大眾的利益而工作的老師、學生與家長都能參與。


就小學所服務的學生的特殊年齡而論,該製造一種團體般的學校風氣,以盡量延續家庭生活溫馨而親切的氣氛。這些學校的負責人會盡他們所能,推動信任和自發性的共同精神。此外,他們將努力促進與家長之間緊密而穩定的合作。學校與家庭的整合,是孕育和發展兒童潛質的主要條件。兒童的潛質就在這兩者或其中之一的環境中得以顯示出來 ─ 包括他們對宗教及其內涵的開放。


教育部謹向所有在堂區內興建小學的教區表示謝意;這些工作應得到天主教徒的絕對支持。本部亦藉此感謝協助維持這些小學的修會團體,它們經常付出很大的犧牲。再者,教育部對那些願意興建新學校的教區和修會,都給予熱切的鼓勵。只是舉辦一些如電影會、體育組等活動並不足夠;甚至教理班也未足以傳揚福音。現時所需的是學校。在某些國家,興建學校的目標就是傳揚福音的起點。在一些國家教會先辦學,才能建立聖堂和基督徒團體 (二十八)。


(四) 天主教學校作為開放的團體

天主教學校與學生的家庭必須維持並加強彼此間的合作,這樣,不但有助於處理會發生的問題,更能達到學校的教育目標。當學校要處理一些敏感的問題,如宗教、道德、性教育、就業指導以及聖召抉擇等,與家庭的緊密合作尤其重要。這樣做,不是為了工作上的方便,而是出於建基於信仰上的合作。天主教傳統訓示我們,天主賜予家庭特殊而獨一無二的教育使命。


兒童最初接觸的教育者就是自己的父母(二十九)。學校明白這事實,然而,不幸地,家庭本身未必覺察到。因此,學校有責任提高家庭的教育意識。學校應舉行聚會及其他活動,務使家長更認識到自己的角色,亦有助於建立合作關係;但是校方不能舉行太多這方面的活動。學校召開有關兒童問題的會議,往往是加強家長意識的機會。此外,學校該盡量讓家庭參與其教育目標 ─ 同時協助計劃和實現這些目標。經驗指出,一些曾經亳不認識自己角色的家長,能搖身一變成為出色的合作者。


「教會在學校教育園地的臨在,尤其透過天主教學校而表現出來。」(三十)大公會議的聲言在歷史和實際方面都有其重要性。教會學校於數百年前首先出現,與修院、主教座堂、聖堂一起成長。教會一直愛護自己的學校,因為這是其子女接受培育的地方。藉著主教、修會以及教友的協助,這些學校得以持續發展;教會不斷支持學校去面對種種困難,也保護它們抵抗政府的封閉或沒收行動。正如教會臨在學校之內,同樣學校也臨在教會內;這是兩者互相投入的合理成果。教會揭示並施與基督的救贖,所以成為天主教學校獲得其精神的地方。學校承認教宗為核心領袖,並在整個基督徒團體內保持團結合一。天主教學校對教會愛護和忠誠,就是其組織原則及力量的泉源。當教師互相團結,並與教宗保持慷慨而謙遜的共融,便能鼓起勇氣實踐真正的宗教教育。具體地說,學校的教育目標包括對生命、對地方及普世教會問題的關注。實行上述目標時,要遵循教會訓導,且與教會當局合作。要協助教友學生成為堂區和教區團體的活躍成員。讓他們有機會參加善會組織或青年小組,並學習支持地方教會的計劃。天主教學校與主教及其他教會機構之間,將透過直接的接觸,彼此尊重和互相合作。我們很高興知道世界多處地方教會愈來愈關注天主教學校 (三十一)。


基督徒教育必須促進學生尊重國家及其代表,遵守公平的法律,並尋求大眾的利益。因此,傳統的公民價值,如自由、公義、敬業、追求社會發展等都包含在學校目標之內;學校生活則見証上述價值。學校可採用適當的方法紀念和慶祝國慶及其他重要的公民事件。學校生活應同時反映一種國際性社會的意識。基督徒教育視人類為一大家庭,他們也許受到歷史或政治事件所分隔,但仍在天主 ─ 眾人的父親 ─ 之內合而為一。因此,天主教學校應敏於教會對和平、正義、自由、人類進步及援助有需要國家的呼籲並且協助傳播。學校也該重視那些認可國際組織 ─ 如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和聯合國 ─ 所發出的類似的呼籲。


天主教學校培育出良好公民是眾所週知的事實。因此,政府政策及輿論應承認這些學校的工作,正是為社會提供真正的服務。只接受服務而忽略、甚或反對其來源是不公義的。幸好不少國家正逐漸了解和贊同天主教學校 (三十二)。教育部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一個新時代將會開始。


3. 學校生活與工作的宗教幅度

(一) 學校生活的宗教幅度

學生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學校及其有關活動上。「學校」通常與「教導」相題並論;其實,課堂只佔學校生活的一小部分而已。除教師的授課外,還有學生個別或小組的積極參與:讀書、研究、作業、課外活動、考試、與教師及其他同學間的關係、小組活動、班會、校會等。天主教學校好比任何學校,其學校生活都是由複雜而多元化的活動所組成,然而,其中主要分別就是:它植根於福音,並從福音吸收靈感和力量。學生參與學校生活的主要原則,就是在天主面前,一切行動都按照良心進行,例如接納功課為職責並盡力完成;遇到困難時,仍保持勇氣與毅力;尊重老師;對同學忠誠和愛護;以真摯、忍耐、善良的態度處理任何關係。


教育過程並非純粹一種人類活動;也是基督徒邁向完美的真正旅程。凡是敏於生活上宗教幅度的學生都會認識到,日常工作和人際關係能彰顯天主的旨意。他們學習追隨主耶穌的芳表;祂年青時努力工作並善待所有的人(三十三)。那些沒有意識這宗教幅度的學生,均缺少宗教帶來的裨益;甚至可能把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停留在膚淺的層面上。


在整體教育過程內,必須特別提及學生智力的運用。雖然基督徒的生活在於愛慕天主和承行祂的旨意,智力運用也很重要。基督徒信仰的真光激發內心的渴望,認識宇宙實為天主所創造的。它燃起對真理的愛慕;不能滿足於表面的知識和判斷。它喚醒內在的批判意識,好能分析各種觀念,而不會盲目接受。它促使學生以謹慎而精確的方法學習,並富於責任感。它賦予學生接受犧牲的力量以及在智力運用上所需的毅力。每當基督徒學生感到疲乏時,都記起創世紀的命令(三十四)和上主的邀請(三十五)。


宗教幅度以不同的途徑來提高智力運用上的努力:新的透視能激發學術工作的興趣;基督徒培育因而加強;超性思寵得以賦予。如果天主教學校的年青人處於困難和辛苦的工作中,卻不知道上述的事實,那是太可惜了!


(二) 學校文化的宗教幅度

知識的發展與基督徒的成長並肩前進。班級愈高的學生,天主教學校愈要協助他們意識信仰與人類文化之間所存在的關係(三十六)。人類文化始終是人性化的,並須以科學的客觀態度去教授。但教師的授課與學生信徒所接收的信息,不要使信仰與文化分裂(三十七);否則將是靈性上一大損失。人類文化的世界與宗教世界不像兩條永不相遇的平衡;兩者的接觸點建立在人類本身之內。作為一個信徒,他既屬人類,也是有信仰的人;是文化的主角,也是宗教的對象。任何人尋求文化與宗教的接觸點,都會找得到的 (三十八)。幫助學生尋求這些接觸點不單是宗教科老師的任務;他們的時間有限,而其他教師每天也要耗費不少時間。所有人應一起努力,各人利用專業技能,發展自己教授的學科範圍,但該發掘更多機會,讓學生的見識能超越人類實現的限度。在天主教學校,或在其他學校,天主不能視為「大可缺少的一位」或不受歡迎的侵入者。造物主沒有阻礙人去嘗試更認識祂所創造的宇宙,透過信德的眼光,我們為宇宙添上嶄新的意義。


天主教學校要特別留意人類文化向信仰所提出的「挑戰」。校方須幫助學生達成信仰與文化的整合,這是成熟的信仰所必需的。然而,成熟的信仰能夠分辨並拒絕那些傷害人類尊嚴、違背福音精神的文化反價值(三十九)。我們不應以為學術研究能完全解決宗教和信仰問題;不過,我們相信學校是一個附有特權的地方,可找到足夠的方法來處理這些問題。「天主教教育宣言」(四十)回應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」(四十一),指出天主教學校其中一種特徵,就是在信仰光照下,闡釋人類文化並給予指示。


大公會議指出,在救贖訊息的光照下,授與人類文化指示,並不意味著忽略各種學術訓練及其採用方法的自主;也不表示這些訓練只是屈從於信仰。從另一方面來說,我們需要指出,文化的正確自主有別於人類及世界前景完全自主 ─ 即暗示人可以否定或擯棄精神價值。我們必須時常緊記,信仰並不依附任何文化,但須促成文化:「凡不能成為文化的信仰,就是人們未能完全接納、吸收以及真誠地實踐的信仰。」(四十二)


一些國家在革新學校計劃時,尤其關注科學與科技。講授這些科目的教師不可忽略宗教幅度。他們應幫助學生明白自然科學及相關之科技,都是天主創造的宇宙其中一部分。明白這一點有助於激勵學生對研究的興趣:整個創造,由遙遠的天體和不可衡量宇宙力量,以致物質與能量所含的分子和波段,都刻有造物主智慧與能力的印記。昔日聖經作者所記述,對於宇宙的驚嘆(四十三),為今日的學生同樣有效;唯一的分別,就是我們擁有更廣泛而淵博的知識。信仰與真正科學知識之間並無衝突;兩者都源自天主。如學生能發掘信仰與科學間的協調,在將來的事業上,就更能將科學和科技服務人類,侍奉天主。這是報答天主的一種途徑(四十四)。


天主教學校必須致力發展一套完善計劃,好能克服由於課程零碎或不足所導致的問題。人學、生物學、心理學、社會學、哲學等有關科目的教師,應向學生提供人類個體的完整圖象。他們該幫助學生認識人類是具有肉身與精神本質的生物;每人都擁有一個不死不滅的靈魂,且需要救贖。年紀較大的學生能逐漸深入明白「人」的觀念所包含的意義:才智與意願、自由與感受、有能力成為活躍與富創造力的人、賦予權利與義務的個體、接受人際關係、在世界上肩負特殊的使命。


宗教幅度使我們對人類有真確的瞭解。人類的尊嚴和能力遠超其他所有受造物:人是天主的傑作,並獲提升為天主的子女,所以同時擁有神聖的本源和永恒的生命,超越這物質宇宙的(四十五)。宗教科老師將找到經已準備的方法,有系統地講授基督徒人學。


每個社會都繼承本身累積下來的智慧。這些哲學與宗教概念已持續數以千年,並感化不少人。多個世紀以來,古希臘與歐洲的系統思想曾孕育無數的學說,但亦留給我們一套能夠視為部分永久哲學承傳的真理。天主教學校遵守現今一般所接受的學校計劃,卻在整體宗教觀點內,實現這些計劃。這觀點包括下列準則:尊重那些尋求真理、對人類存在提出基本問題的人(四十六)。對我們成就真理的能力充滿信心,至少在有限的範圍內 ─ 這信心是基於信仰,而不是基於感覺。天主「按照自己的的肖像」造了我們,且不會剝奪我們生活方向所需的真理(四十七)。懷有辨別是非的能力,並作出正確的抉擇(四十八)。利用有系統的方法 ─ 例如哲學承傳所提供的方法,找尋回應有關人類、世界、天主等問題的最佳答案(四十九)。保持文化與福音訊息的溝通(五十)。福音所蘊藏的真理包含與結合所有文化的智慧,並藉著只有天主洞悉的神聖奧蹟,豐富這些智慧;由於愛的緣故,天主將奧蹟啟示給我們(五十一)。以上述準則作為基礎,學生將採用謹慎和反省的方法研讀哲學,並帶領人類智慧接觸神聖智慧。


教師該指導學生的學業,好使他們能發現人類歷史中的宗教幅度。首先,教師應鼓勵學生培養鑒別歷史真相的能力,因而認識到需要抱持批判的態度去閱讀有關文章或課程,好能辨別出政府或一些作者偶爾歪曲的事實。下一步就是幫助學生明白歷史是事實:好比一齣描寫人類偉大與人類痛苦的戲劇(五十二)。歷史的主角是人類自己,將個人內在的善惡以較大的比例,在世上表達出來。所以,歷史是善與惡的巨大鬥爭(五十三),且服膺道德的判斷。然而,人類必須時常清楚了解這些判斷。


最後,教師應協助學生認識歷史的整體。學生在注視人類歷史的整個圖象時,會看到文明的發展,並認識經濟發展、人類自由、國際間合作等過程。對這些過程的認知,幫助他們消除在接觸人類歷史黑暗面時所引起的厭惡感。然而,故事並未到此為止。當學生開始欣賞歷史時,教師可邀請他們反省一個事實,就是人類在普世救恩的神聖歷史中,所付出的掙扎。此刻,歷史的宗教幅度開始照亮四方(五十四)。


增加對科學與科技的關注,不能導致對人文學術 ─ 哲學、歷史、文學與藝術 ─ 的忽視。自亙古以來,每個社會都發展並傳授自己的藝術和文學遺產,我們人類的產業亦不外是這些文化財富。因此,教師在協助學生培養審美眼光時,也可帶領他們深入地醒覺到,所有民族都屬於人類大家庭的一份子。揭露藝術與文學世界宗教幅度的最簡單方法,就是從其實質表達開始,在所有人類文化中,藝術與文學都與宗教信仰緊密連繫。基督宗教的藝術與文學遺產是廣泛的,並在多個世紀以來,為信仰作出明顯的証明。


文學與藝術作品刻劃出社會、家庭及個人的奮鬥。這些作品在人類的心靈深處萌芽,揭示心靈的光明與黑暗、希望與絕望。基督徒的看法超越純人性的層面,並提供較深入的準則,以瞭解人類的奮鬥和人類精神的奧秘(五十五)。再者,不少基督徒藝術家和藝術批評家的召喚都是從完善的宗教培育開始。高年級的教師可引導學生對藝術作品有更廣博的欣賞能力:從有形可見的方式,反映天主的美善。教會的教父和聖師,都在他們有關的著作中,訓示上述的概念 ─ 聖奧斯定邀請我們跨越藝術家的意願,好能在藝術作品中找到天主的永恒指示;聖多瑪斯則在藝術中,看出聖言的臨在(五十六)。


天主教學校經常注意有關教育方法的問題,這將是為社會及教會的一大服務。政府對於教師訓練的要求通常包括教學法、心理學與講授方法的歷史性和系統化課程。最近,教育學再分為幾個專門課題,並從屬不同哲學和政治意識形態;那些準教師可能感到整個教育界很混亂和不完整。講授教學法的教師可幫助這些手足無措的學生,且以經過深思熟慮的明確表達方法來指導他們;這些意念的大前提就是:所有教學法的思想潮流都含有正確而實用的成分。然而,我們必須加以反省、判斷和選擇。


未來的教師該獲得幫助,好能了解任何真實的教育哲學,都必須以人類本質為基礎;因而對各人的身體與精神力量加以注意,並接受自己的召叫,成為積極而富創造力的人,服務社會。這種教育哲學亦必須開放予宗教幅度。人類基本上是自由的;不為任何國家或人類組織所擁有。因此,教育的整體過程,就是為個別學生所提供的一種服務,盡量協助每個人達致最完全的培育。基督徒以基督個人為典範;這與人類個人的觀念相連 – 即是,由一個以人為本的教育架構開始,並富以超性的恩寵、德行、價值觀 – 以及超性的召叫。談論基督徒教育確是可能的;大公會議的宣言為我們提供清晰的綜合(五十七)。最後,正確的教學法將帶領這些學生達致一種既人性又基督化的自我培育,因為這是準教師所得的最好準備。


由於個別學科範疇有所限制,未能輕易處理某些問題或課題,天主教學校採用的科際工作獲得顯著的成果。科際工作應包括宗教課題;在處理人類、家庭、社會、歷史等課題時,會自然提出有關問題。教師應有充足的準備來處理這些問題,並常加以注意。


宗教科導師並不排除科際合作的需要。他們的主要使命,就是必須有系統地表達宗教。他們亦可獲邀 ─在可能的範圍內 ─ 協助澄清其他課堂上所提出的宗教問題。相反地,他們可邀請其中的同事出席宗教課,好能在處理某些特殊問題時,得到專家的幫助。每當上述的情況發生,學生便會因教師間合作精神而受感動:他們的共同目標,就是幫助這些學生在知識和承諾中成長。


4. 課堂上的宗教教授與培育的宗教幅度

(一) 宗教科的本質

教會的使命是傳揚福音,指向人性的內在轉化和更新(五十八)。學校是其中一種向青年人傳揚福音的途徑(五十九)。我們應記起教宗的勸諭曾寫道:「除了家庭,在與家庭聯繫之下,學校對於教理講授也貢獻不可忽視的能力??顯然地,首先是天主教學校:如果天主教學校在世俗科目上有很高的水準,在純宗教教育方面有所忽略或偏差,則有充分理由指責它。試問它如何稱得起為天主教學校?千萬不要說,它經常默默地或間接地在施行宗教教育。天主教父母所重視的天主教學校的特性、存在,以及天主教父母重視它的理由,也正是因為它能把宗教教育貫徹教育整體。」(六十)


天主教學校的宗教培育原則,有時會遇到不穩定、不同意見,不安的情況,繼而影響宗教科採用的實際方法。從一方面來說,天主教學校是「公民機構」;其目標、方法及特性都跟其他學校相同。從另一方面來說,天主教學校也是「基督徒團體」,其教育目標植根於基督和祂的福音。要協調以上兩個層面並非容易;這項工作要求有關當局不斷的關注,好使傳達文化的熱忱與福音的有力見証之間的緊張,不會變成危害兩者的衝突。


宗教科與要理講授(或傳授福音訊息)既有密切的連繫,也有顯著的分別(六十一)。兩者密切的連繫令學校能保持學校的身分,並續繼使文化與基督宗教的信息整合。然而,由於要理講授假定聽眾接受基督徒信息是救恩的事實,導致與宗教教授有所分別。此外,要理講授在團體內進行,這團體在遠超學校所能提供的空間和時間上實踐信仰:就是整個一生。


要理講授(或傳授福音信息)的目標是幫助慕道者在以下各方面達到成熟的階段:靈修、禮儀、聖事、使徒精神等;尤其在地方教會團體更為顯著。然而,學校的目標是知識。當學校教授引用福音信息的相同要素時,就是嘗試傳達有關基督宗教的本質及基督徒的生活方式的意義。顯然地,宗教教授會強化學生信徒的信仰;正如要理講授會加增個人對基督徒信息的認識。宗教科與要理講授間的分別,並沒有改變學校在要理講授方面,所能夠和必須擔任的特殊角色。由於學校的教育目標植根於基督徒原則,因此整體上它分擔教會傳揚福音的職責。學校協助並推廣信仰教育。


最近的教會訓導加添一項重要提示:「宗教科與要理講授雖然性質不同又彼此相輔相成:這是我們在如此敏感的範的就是讓學生得到完整的培育。因此,宗教科應跟現代學校特有的目標和準則整合。」(六十二)圍內履行牧民工作的基本原則。學校的目學校主管該牢記以上文件所載的訓導,並尊重宗教科的特性。例如在其他科目課以外,校方編排每週的宗教課;編訂宗教科的教學大綱;與其他學科保持連繫,好使人類知識與宗教意識之間得到協調。正如其他課程一樣,宗教科亦該促進文化,並利用現時學校的最佳教育方法。在某些國家,宗教科的成績會連同其他學科的成績一起核算,來評估學生的整體進度。 最後,學校的宗教科應與堂區、家庭及青年組織提供的要理講授互相配合。


(二) 有關宗教科的某些基本假設

年青人受「傳媒世界」的事物所感染,並將在週遭環境所接收的信息引進課堂上:這情況確不足以為奇。也許其中某些學生會因此變得冷漠和麻木。學校課程素材的編排,基本上不會兼顧到上述的因素,教師卻須加以留意。透過仁慈和諒解,教師將完全接納學生,並幫助他們明白,懷疑與冷漠的態度都是普遍現象,其中的原因亦值得了解的,他們還誠意邀請學生一起尋求和發現福音的訊息 ─ 喜樂與平安的根源。教師的態度和行為應反映出他們是為上主預備道路(六十三)。在本身靈修生活中,也為所託付給他們的學生祈求(六十四)。


與學生建立融洽關係的最佳途徑,就是互相交談。彼此間一旦建立了溫馨而信任的氣氛,各種問題自然會被提出來討論。問題的內容當然視乎年齡和生活狀況,但其中不少是現代青年共同遇到的,而且有跡象顯示,提出這些問題的青年,年紀愈來愈輕(六十五)。為青年人來說,這些問題是嚴重的,以致他們難於平靜地研究基督信仰。教師應以忍耐而謙虛的態度回應學生的問題,也該避免使用專橫的言詞而引起彼此的矛盾。校方可邀請歷史或科學等方面專家在課堂上演講。他們經驗和研究對學生有很大的幫助。有關當局亦可參考梵二對這些問題作出的謹慎回應。由於在假期期間,學生肯定會遇到新問題和新的困難,至少在理論上,在開學時應進行


要為宗教科編訂一個既有系統地表達基督信仰,又適合現代青年的課程內容,並不容易。一九八五年第二屆全球主教代表特別會議建議,普世教會應發展新的要理講授方法;教宗隨即成立委員會,負責有關計劃的統籌工作。當新的要理講授法出現時,我們應加以選取,好使課程大綱能符合教育當局的要求,又能回應本地的實際情況。 在新的天主教教義大全尚未完成之前 ─ 以上工作受全球主教代表會議的委託 ─ 我們根據過往的經驗,提供課程大綱的範例。這大綱內容及表達方式完整、忠於福音訊息,並依照一套以上主言行為基礎的方法論發展而成。


(三) 基督徒事件與基督訊息系統地表達的綱領

梵二大公會議指出,教師的責任是綜合基督學的內容,並用日常言語表達出來。教師應按照各班的程度,採用適宜的方法表達聖經的某些基本意念,尤其有關福音、神聖啟示以及盛行於教會內的傳統(六十六)。以上述意念作為基礎,學生開始認識主耶穌。耶穌本人、祂的言行以及復活的事實,帶領我們認識祂天主性的奧秘:「你是基督,永生天主之子」(六十七)。為較成熟的學生來說,他們更廣泛認識耶穌為救主、司祭、導師和宇宙的主宰。聖母瑪利亞則在耶穌身邊,是祂救世工程的合作者(六十八)。發現的過程是很重要的教學法。耶穌親自活於學生心內。他們會再次看到耶穌生活的芳表、聆聽祂的訓誨,回應祂的邀請:「你們都到我跟前來?」(六十九)。所以,信仰是基於認識耶穌和跟隨祂;信仰的成長有賴於個人的善志以及與恩寵的合作。


教師有可靠的方法帶領年青人接近天主啟示的奧秘;達到))人性可以瞭解的程度(七十)。這是救主所指示的道路:「誰看見了我,就是看見了父」(七十一。透過基督本身及其教訓,我們認識天主:我們細察祂所講論天父的一切、祂以天父的名字所行的一切。因此,藉著主耶穌,我們臨界天主父的奧秘;祂創造宇宙,並派遣其唯一聖子到世界上來,拯救眾人(七十二)。藉著基督,我們臨界聖神的奧秘;聖神被派遣到世上,完成聖子的使命(七十三)。如此,我們走近天主聖三的最高奧秘,即在聖三本身之內以及其在世上所運作的一切。每當教會誦唸信經,就是重申初期基督徒團體的說話,宣認天主聖三的奧蹟。上述過程具有重大的教育價值。其成果將幫助加強信仰與基督宗教的德行,兩者都是以天主為對象:當我們期待著與天主聖三結合的永生時,在現世生命中不斷認識、愛慕和侍奉父、子、聖神。


學生在研讀科學時,會認識不少關於人類的事物;但科學未能講論奧蹟,教師應協助學生著手發掘人內在的奧秘,正如保祿努力幫助雅典的居民發現「未識之神」一樣。若望的作品已指出(七十四):藉著基督、在基督內,天主與每個人建立一份密切的關係。這份關係源自天父的愛;在耶穌的愛中表達出來。耶穌愛我們到極點,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:「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,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」(七十五)。耶穌每到之處,都有眾圍繞著祂;這些人各有不同,正好代表整個人類。當學生看到這一點,他們便開始問自己:為甚麼耶穌愛每個人?為甚麼祂召喚一切人?為甚麼祂為我們眾人交出自己的生命?他們最終的結論,就是每人都是天主獨有的受造物,是祂極愛的對象。由此學生將發現另一奧秘 ─ 人類歷史呈露神聖的救恩史:從創世開始、經過原罪、天主與古代人類訂立的盟約、人類長期的等待直至救主耶穌降生、以致我們現在是天主的新子民,旅居塵世而不斷朝向永恒的天鄉(七十六)。基督徒人學的教育價值是顯著的。學生由此發現人本身的真正價值:蒙天主所愛、在世上肩負自己的使命以及擁有不幻滅的命運。學生因而體認到自尊、自愛以及普愛眾人的美德。此外,他們願意熱愛生命,並回應個人獨特的聖召,以成就天主的旨意。


救恩史在教會內延續:這是學生可見的歷史事實。校方應鼓勵學生從福音、宗徒大事錄以及宗徒書信中,找尋教會的來源;當他們研讀這些作品時,會知道教會的誕生、成長以及如何遍佈世界。由教會的誕生過程開始,經過不可思議的成長,以致其忠於福音訊息,這一切顯示出教會是奧蹟。教師將幫助學生發現教會是天主子民,由我們眾人組成,並帶給人類救恩。教會得到善牧耶穌的引導;獲祂的聖神指引 ─ 聖神常支持和更新教會;在有形可見的層面上,由天主所選立的司牧帶領:即教宗和主教,以及他們司祭職的合作者 ─ 司鐸與執事。教會的成員蒙天主召叫,聖化自己並繼續在世的工作。這就是我們在信經中稱頌的至一、至聖、至公、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(七十七)。教會學含有極為重要的教育價值:人類大家庭的理想在教會內得以實現。如年青人對所屬的教會有更深的認識,他們便會以子女般的愛心來愛教會;這為生命、為使徒工作、為基督徒對世界的看法帶來顯著的成果。


很多年青人在長大後,不再領受聖事;這表示他們未能掌握箇中的意義。聖事也許被視為兒童的祈禱習慣,或是與世俗節日相連的普及敬禮。教師熟悉上述現象及其危險。因此,他們要幫助學生發現聖事的真正價值:他們陪同學生信徒走人生的道路。這旅程在教會內展開,而且當學生逐漸了解身為教會一份子的意義時,就會變得更加全面。學生必須明白耶穌基督真實臨在祂所建立的聖事中(七十八);祂的臨在使聖事成為施予恩寵的有效途徑。我們在感恩祭 ─ 既是祭獻又是聖事 ─ 之內,經驗到與主最親密的接觸。在感恩祭中,愛情兩個最偉大的行動結合在一起:主耶穌重申祂為拯救我們而作的犧牲,並真正地為我們交出自己。


對聖事旅程的瞭解具有深邃的教育含意。學生逐漸意識到,作為教會一份子是充滿活力的;我們回應各人的需要,在生命中不斷成長。當我們在聖事中與主相遇,);祂唯一的要求就是我們的合作。以上的教育成果提及到我們與天主的關係,作為基督徒的見証以及個人聖召的抉擇(八十)。


今日的年青人被很多事物弄得分心;這情況不利於作出上述的信仰反省。然而,教師可採用一種有效的途徑,幫助學生接觸信仰的奧秘:上主以獨特的方式提出這個途徑。在復活拉匝祿的事蹟裏,祂稱自己為「復活與生命」(八十一)。透過富人的比喻,祂讓我們明白將來要面對個人的審判(八十二)。在最後審判的故事中,祂指出永生的命運決定於我們一生的功勞(八十三)。我們對每個人所做的一切 ─ 無論善惡,就是對祂所做的一樣(八十四)。


如此,教師可引用信經作為一種方式,協助學生認識天國:就是它包含那些相信上主並終生侍奉祂的人。即使當中有些未有正式獲教會列品,教會仍稱他們為「聖人」。首先是耶穌的母親瑪利亞,她伴同她的兒子度過光輝的一生。其實,那些經已去世的人並沒有離開我們。他們跟我們在「諸聖通功」裏聯合一起,組成唯一的教會 ─ 天主的子民。我們那些已離世的親人仍然活著,並與我們共融(八十五)。在某些重要的層面上,以上的信仰真理有助於人性與基督徒的成熟。這些真理喚起關乎人性的尊嚴的意識,是永恒不滅的,由於我們必須向天主交賬,我們要對自己所作的一切負責。


(四) 基督徒生活系統表達的綱領

我們已知道,信仰上的每項真理都蘊含教育與倫理意義。學生在開始研讀宗教科時,應認識這些真理。然而,一套基督徒倫理系統也是必需的;為協助這項工作,我們在此提供有關的大綱,以供參考。透過宗教倫理作為研讀信仰與生活關係的導引,有助於反省初期基督徒團體的生活:他們宣講福音的訊息、祈禱、舉行聖事(八十六)。這一切具有永遠的價值。學生遂明白到信德的意義:在恩寵的助佑下,對那位藉著聖子啟示自己的天主,抱持一份完全的、自由的、個人的、摯愛的忠貞。以上的承諾不是必然的;而是天主的恩賜,並耐心地等待。我們也須給予學生時間,好讓他們得以成長、得以成熟。


信仰生活是透過宗教行動表達出來的。教師將協助學生,透過個人與禮儀祈禱,勇於向父、子和聖神打開自己的心靡。禮儀祈禱不僅是另一種祈禱方式;這是教會的公共祈禱,使基督的奧蹟臨在我們的生活中 ─ 尤其透過感恩祭與修和聖事。宗教經驗再不視為外在而強加人身的東西,而是對那位首先愛我們的天主作出自由與愛的回應(八十七)。在童年、青年以及未來的歲月中,信仰與宗教的德行得以植根、發展。


人類本身臨在信仰的一切真理中:按照天主的「肖像」而受造;獲天主提昇,得享成為天主子女的尊貴;由於原罪而背棄天主,但蒙基督救贖;是聖神的宮殿;教會的成員;獲享永遠的生命。也許學生會認為我們現時距離以上的理想太遙遠了。教師必須聆聽如此悲觀的反應,但指出福音亦有記載這樣的情況(八十八)。教師可能需要說服學生,認識基督徒倫理的積極面,總比在分析人類痛苦中迷失方向來得好。實際上,這意味著尊重自己和尊重別人。我們必須發展智慧和其他靈性上的恩賜,尤其透過教育工作。我們必須懂得重視身體的健康,其中包括適量的體力勞動或運動。我們也須藉著貞潔的美德,注意性方面的忠誠;因為性能力都是天主的恩賜,促成人性的完美,並在社會和教會的生活中,具有神聖的職責(八十九)。至此,教師逐漸引導學生明白和實現整體培育的過程。


基督徒的愛既不是情感主義,也不是人道主義;而是由信仰誕生的嶄新事實。教師必須緊記,天主的愛支配救贖普世的神聖計劃。主耶穌來到我們當中生活,為要顯示給我們天父的愛。祂所作的最後犧牲,証實了祂對朋友的愛情。主的新誡命也就是我們信仰的核心,「這是我的命令:你們該彼此相愛,如同我們愛了你們一樣」(九十)。這個「如同」,就是基督徒愛情的典範與準繩。


學生會照樣對新的誡命提出反對:世上的暴行、種族仇恨、日常罪案、年青人或老年人只關心自己和尋求一己的利益。教師無法避免討論上述問題,但他們應堅持基督的誡命是新而具革命性的:就是反對一切邪惡以及任何形式的自我主義。新的基督徒倫理需要加以瞭解和實踐。


基督徒倫理由家庭和學校的層面開始,愛護、尊重、服從、感謝、溫良、慈善、樂於助人、服務和立好榜樣。一切自我主義、反叛、憎惡、嫉、仇恨、報復等行為必須拔除。在教會較廣泛的層面上:普愛眾人,無分宗教、國籍、種族;為眾人祈求,好使所有人能認識上主;共負使徒工作,並努力減輕人類的痛苦;特別關注正在忍受不幸、疾病、貧窮、傷殘、孤寂的弟兄。當愛不斷在教會中成長,會有更多的青年選擇終生服務教會,回應司鐸或修道生活的召喚。


基督徒社會倫理必須建基於信仰。以上述的原則作為出發點,基督徒社會倫理便能光照有關法律、經濟、政治學等研讀人類境況的學科(九十一),而這是科際研究的清楚範圍。然而,我們必須提醒自己:天主讓人管理世界(九十二)。正如上主指出(九十三),社會的暴行與不公義都是來自人本身,他們違反天主的旨意。可是,天主拯救我們,也拯救我們的工作:從一顆更新的心湧出一個更新的世界。基督徒為人類帶來新的秩序,其工作就是愛、正義、自由與恩寵(九十四)。


以下是基督徒社會倫理與基本要素:人類本身 ─&l





回最頂